一位上身穿著一襲白色吊挂低領露溝的女式背心,下身穿著花格子遮膝短裙的美麗女子光著腿光著腳遊走在快艇的甲闆上。

? ???

女子有著白皙光滑如玉的肌膚,在衣服的包裹下隻露出乳溝的堅挺乳房有著宛如藝術雕刻般的豐滿而勻稱的曲線,她的身材有著凹凸有緻的動人曲線,她的雙腿修長而誘人,唯一的瑕疵是她那雙如玉般白得耀眼的腳丫特別大有著40碼的尺寸(25厘米),而她身高卻有1米67。女子名叫王欣然,一所名牌高校的大學生。期末考試剛結束才到海邊度假。

??

? ???快艇駛向大海深處,突然一陣海龍卷向快艇掃了過來,王欣然驚恐的用胳臂擋住臉,快艇被掀翻了。

? ?

? ?? ? ……

? ???眼鏡慢慢的睜開,視線慢慢的清晰了,前面是一片小小的紫色樹林,而後面是海灘。

“這是哪?我在什麽地方?”王欣然跪爬著爬向了樹林方向,她心中泛起了疑問。

她起身站立卻發現樹林的樹木高度不足她的大腿根部。這究竟是哪兒?

? ???王欣然行走在樹林裏,白裏透紅的赤裸足底踩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地上的石子和斷樹枝給她的腳底刮出了一道又一道刮痕,不知何時她看到有一顆樹結了許多果實,于是摘下幾顆放進嘴裏嚼著,甜美的味覺傳遍了她的整個口腔,使她越吃越想吃。漸漸的她感到渾身發熱,下體開始濕潤,她感到下體一陣空虛渴望被填充。走著走著,她漸漸的感覺衣裙是累贅想要赤裸的擁抱大自然,于是她將低胸吊挂背心脫了下來,雪白豐滿的乳房跳了出來,乳頭紅得像櫻桃。接著她把花格子短裙連帶著內褲一起脫了,羞紅的陰唇和烏黑發亮的黑色草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此時的王欣然早已脫離了文明像一頭動物似的赤身裸體的在紫色的森林裏行走,燥熱的欲火讓她渴望像動物一樣和一頭赤裸的雄獸交配。

? ?? ???她感覺自己不是人而是一頭動物,動物怎麽能兩腿走路呢,于是她下意識的膝蓋著地四肢跪爬著行走。

? ?? ???爬著爬著,王欣然終于爬到了一座湖泊邊緣。她跳進了湖泊裏,宛如人魚一樣在湖底傲遊。

? ?? ???王欣然出水芙蓉的從湖裏出來後發現有許多長昆蟲翅膀的小蟲子朝她圍了過來。仔細一看這些蟲子是人形的,他們的身高還不足王欣然的一根手指的長度,而且他們沒有昆蟲的甲殼有著灰藍色的光滑皮膚身上穿著虎紋斑的布衣和褲子,腳穿灰土色的皮靴,頭上長著兩根蝴蝶的觸須,他們的腦袋有著類似于人的臉孔而鼻子隻有鼻孔沒有鼻梁,他們的頭發是綠色的。這不是傳說中的小精靈嗎?他們來幹嘛?

??

? ?? ???王欣然看到這些飛在空中的小人手裏捏著長矛感到一絲不妙。

? ?? ???但緊接著有兩顆鮮紅的果子從空中朝她飛來,那兩顆果子是幾名小人用鈎子鈎著在空中飛來飛去的。她張嘴朝果子咬去,果子躲開了,她申手去抓,果子避開了她的雙手。

? ?? ?

? ?? ? 小人提著果子慢慢的躲避她,一邊躲一邊往遠離湖泊的方向飛去。王欣然克制不了果子的誘惑,追著果子飛奔而去,她太想吃那種果子了,隻要吃了她就有種難以言狀的快感。提著果子飛行的小人們似乎在引著王欣然往某個目的地前進。

? ?? ?很快王欣然追著空中的果子來到了一座綠色的平原上。此時平原的上空出現了一艘白色的小飛艇距離地面4米高,這艘飛艇長兩米五寬0.8米。飛艇的氣囊裹著一層光滑細膩的皮革,那皮革是一張從女人身上剝下來的皮子。

??

? ???小人們不在引誘王欣然,他們將果子扔到了飛艇下方的草原,任由王欣然撲過去品嘗。

? ?? ? 一絲不挂的王欣然撿起了果子,往嘴裏塞,她擡頭往向飛艇發現飛艇用鈎子正夠著一副男性的生殖器並緩緩的下降到她的面前,王欣然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兩顆果子,然後一口咬住陰莖並狠狠的吮吸的起來,陰莖裏射出的不是男人的精液而是催情果甜美的汁液。

? ?? ???與此同時有兩個小人飛到王欣然因膝蓋跪著而腳底朝上的腳掌旁邊在兩隻巨大的腳丫腳底跖骨那個位置用合金打造的長矛狠狠的往腳心紮了進去……腳丫吃痛本能的腳尖彎曲五趾擠壓並攏,一條條波浪似的褶皺從彎曲足弓的腳底冒了出來,少量的血也從腳心裏溢了出來了。兩名小人也將貫穿腳底的長矛彎曲成鐵鈎,長矛尾部有穿線眼。

? ?? ???與此同時有兩名小人抱著一根又長又粗的電棒飛到膝蓋跪著的王欣然的嫩屄後面,然後將電棒狠狠的捅進去。

“啊啊啊啊!”隨著王欣然的一聲整耳欲聾的恐怖慘叫,一道猛烈的電流傳遍了全身,夾帶著火熱劇痛而痙攣的身體渾身熱氣騰騰的冒著如豆子般大小的汗珠,嘀嗒嘀嗒落的在了草地上,不知道是銷魂的快感還是電擊的劇痛很快王欣然帶著驚恐而痛苦的表情閉上眼睛昏過去了。

? ?? ?小人們用飛艇的繩索與刺進腳丫的鐵鈎相連,然後又用飛艇的另一根繩子捆住王欣然的雙手,然後飛艇起飛提著王欣然赤裸的玉體飛向了高空飛往了目的地飛靈國。

? ?? ?……

??

? ???“這頭野畜。從基因分析看似乎是新品種。有著新鮮的基因庫。”

? ???“帶有新鮮的基因庫的肉畜,吃起來才美味。”

? ???“帶回去是把她吃了還是做種畜?”

? ???“還是交給國王定奪吧。”

??

? ???飛艇內幾名作爲船員的小小飛蟲人在相互交談著該如何處置巨大的獵物王欣然的問題。這時有個抱著一根烤熟了的女人斷腳趾啃咬的未成年飛蟲人走了過來。

??

? ? “叔叔,勾引那母畜的人鞭是哪來的。爲什麽裏面射出來的是催情果的汁液?”他問道。

? ?? ?一名船員帶他走到那副作爲道具的巨大的男性生殖器面前指道:“這是我們從公畜胯下閹下來的雄根,我們通過最新生物技術將它裏面的注入了催情汁,並讓它保持呆在活體時才具有的生理機能,它並不是死物,而是活物。這是用來捕捉母畜的誘餌。”

? ?? ?......

? ???飛艇緩緩的降落到飛靈國牧場。微服私訪的國王和他的隨從靠近了飛艇。

??

? ???國王打量了昏迷中的王欣然,豐滿的胸部挺翹的臀部,當他走到王欣然的腳邊的將目光注意到王欣然的雙腳—哇!好大的一雙腳啊!沒有哪頭母畜的腳有她的那麽大(盡管其它母畜有的個頭比她高一點)。看到這雙潔白如玉而又曲線優美的特大號腳丫,國王欣喜若狂他爬上王欣然的大腳丫模了模又親了又親。

? ?? ?此時王欣然漸漸的睜開了眼睛,看到小蟲人對她評頭論足,但她的身體依舊難以動彈。

? ???“國王陛下,這雙蹄子又大又白,要不要割下來烤了分給王公貴族?”這時牧場主鞠躬問道。

? ???國王流出了唾液,但是他還是忍著咽下了唾液回答道“還是先把她留著配種吧。別把她特有的基因給浪費了。”

? ?? ?

? ?? ?王欣然醒了,這時她起身膝蓋跪著,見她這頭巨獸醒了國王和隨從嚇得急忙後退。王欣然試圖站起來正準備雙腳站立,但突然感到腳底鑽心的刺痛,痛得她又摔倒在地上趴著。原來她的腳底的腳心處還有鈎子沒有取下來。

? ?? ?幾名小蟲人飛到她的雙腳旁將兩根鈎子給她拔了出來。隨後小蟲人飛到她的手上將捆住她的繩索給解了下來。

? ?? ?王欣然解除了束縛後飛艇離開了現場。

國王離開王欣然的視線並繞到背後飛在高空注視著她。

? ?? ?王欣然在牧場上一路閑逛,這時她看到有一群白花花的裸體女人披著烏黑的長發跪爬著前進,後她們身後不斷有小蟲人用電棍從後面捅她們一張一合的玉蚌。電棍一邊捅她們,她們一邊發出銷魂的呻吟,她們爬進了紫色的草叢裏咀嚼著紫色的草葉及其花朵。紫草的芳香撲向了王欣然的鼻孔使她産生想要吃掉紫草的沖動,但她咽住了唾液拒絕往前走。她轉頭走了幾步看到前面有個裸體女人跪爬著著地,有幾名小蟲人擠奶工在她胸部下放了個帶輪子的擠奶盆,然後熟練的用雙手按摩著她又白又豐滿的大奶子,潔白的奶水嘀進了盆子裏。與此同時有兩名小蟲人擡著震動棍在臀部後面捅刺她羞紅的玉穴,

羞紅的面容啜著粗氣,玉穴的愛液分泌了出來掉進了小蟲人爲其準備的小瓶子裏。

? ?? ?此時小蟲人們牽著被連接繩子的鉗子鉗著陰莖的幾頭雄人朝著王欣然走了過來。

? ?? ?這幾頭犬牙鋒利的雄人有一頭嘴裏叼著女人的斷腳丫靜靜有味的咀嚼,有一頭抓著女人的一隻斷奶子咀嚼。它們被鉗住的陰莖雄壯紅腫發亮,王欣然看到此景感到一陣欲火焚身。

? ?? ?? ?

? ?? ?小蟲人將鉗子松開,雞巴發情的雄人們爭先恐後的撲向了王欣然。其中一個捏著王欣然的肩膀,讓她的臉對準自己的胯下,早已被欲火燒壞了腦子的王欣然本能的含住那頭雄人雄壯的雞巴深情的吮吸著,在銷魂的吮吸中發情的精液沖破了閘門噴湧而出射進了王欣然的口腔裏,一臉淫蕩的王欣然飽含深情的將那雄人的子子孫孫吞進了肚裏。

? ?? ? 與此同時另一頭雄人抱起她的一隻腳丫癡迷的用舌頭舔弄著其白裏透紅的腳底,唾液留在了王欣然的腳上。然後它抱起王欣然的雙腿將雄壯的陰莖從後面插入王欣然的玉蚌進行瘋狂出出入入的活塞運動。

? ?? ?王欣然像一條地毯似的被雄人們前後拉扯著騰在半空中。前面有三頭雄人,左右兩頭拉扯她的胳膊,中間一頭抓著她的頭顱將雄雄勃起的陰莖插入她的口腔。後面一頭雄人抱著她的雙腿從後面插入她的玉蚌。

? ?? ? 插著插著,雄人們又像烤羊肉的烤肉架似的將王欣然翻了個身,使之仰面朝上。雄人們將王欣然放到地上,然後其中幾頭離開王欣然站到旁邊,剩下的那頭舔腳的雄人撲倒在王欣然身上,胯下的雞巴依然像打樁機一樣在王欣然羞紅的嫩穴內馳騁。銷魂的快感從胯下出發傳遍了王欣然和那頭雄人的大腦以及全身。發情的精液如同洩了大壩的洪水從龜頭噴湧而出湧入了王欣然羞紅的生命之門進行了偉大而神聖的萬裏長征。王欣然高潮了,她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銷魂叫聲,大量的愛液從她紅得充血的陰唇裏噴湧了出來。那頭雄人歡愉得暈了過去,並趴在王欣然的身上啜氣。緊接著另一頭雄人將那頭雄人從王欣然身上推開接替它繼續跟王欣然交配,它玩夠了其它站在旁邊的雄人輪番撲到王欣然身上馳騁。這時國王身邊有個保镖出于好奇飛到一頭雄人和王欣然的胯下看看它們是怎麽交配的,結果被那頭雄人察覺了一把抓住國王的保镖放進嘴裏嚼碎了吞進肚裏。牧場主正欲大聲勸保镖危險快離開,但是爲時已晚。

? ?? ?……

? ?

? ?? ?新來的母畜王欣然,引來飛靈國的媒體關注,她引起飛靈國小蟲人注意的特點不是她苗條柔美的身段,不是潔白豐滿的奶子,不是如玉般潔白而又光滑的肌膚,不是她秀麗烏黑的長發,不是她修長性感的雙腿,而是她那雙比一般母畜還要大一號的白嫩腳丫,她的那雙蹄子的長度占她身高的百分之十五點二。而其它母畜的雙腳長度隻占身高的百分之十四。而公畜的腳是身高的16%甚至17%。

? ?? ???

? ?? ?飼養員讓王欣然跪爬在地上,媒體記者跑到王欣然雙腳周圍咔嚓咔嚓的拍照。然後有幾名飼養員擡著卷尺測量她的身高、乳房大小、腿長以及雙腳長度。

? ?? ?此時飼養員身份的小小飛蟲人用長柄鉗子鉗著一頭高大的雄人胯下雄壯的陰莖牽了過來走向了王欣然,

國王仔細觀察了下,那頭1.7米身高的雄人是個清秀英俊的美少年,從相貌上看他像是一個十五、十六歲的少年的樣子。而他的嘴裏露出兇狠而狂暴的尖銳犬牙,那尖銳得可怕的犬牙是所有的雄人嘴裏共同得特征,因爲雄人偏向于食肉而母人偏向于食素。

? ???少年摸樣的雄人之所以沒有上前跑幾步捏住那名夾他陰莖的飼養員那是因爲他知道夾他陰莖的信號是什麽。

? ???雄人見王欣然在它面前,于是興奮的撲過去推倒王欣然,並把她壓在身下,然後怒挺的雞巴瘋狂的插進王欣然的玉門。

? ???國王和大家默默的注釋著巨型畜人這個物種雌雄個體之間的交配過程,看得是目瞪口呆。? ?

? ? “哦啊~~昂哦~~~!!!”

? ? “啊啊啊啊~啊~~啊~~~!!!”

? ? 雄人一邊發出狂怒的吼叫聲一邊臀部一上一下瘋狂的做著活塞運動,他胯下的王欣然啜著粗氣發出了興奮的呻呤聲。它們發出的聲音在小小飛蟲人們耳裏聽起來震耳欲聾,因爲它們是擁有巨大體型的生物。

? ?生命之根瘋狂的在生命之門裏進進出出,愛的玉液大量的噴湧而出,雄人一邊用爪子狂捏著母人的乳房一邊用牙啃咬王欣然的乳房,並在她乳房上留下了帶血的牙印。在它們交配的同時記者們仔細觀察了雄人的胯下,它的怒挺的快速的出出入入抽動的陰莖時不時的吐出白色黏液滴在地上或王欣然的大腿根部內側。

??

? ?國王打開手機上的圖庫翻看了家畜交配結構圖,國王打開仔細一看,看到上面畫了張王欣然交配時的解剖圖,圖中顯示雄人睾丸裏面的精子通過陰莖直入王欣然的陰道,然後進入子宮與卵子結合並著床發芽。

? ?國王繼續注視那兩頭巨大的牲口交配的場面,此時王欣然已經把雙臂抱到雄人的頸背後了,而她的腿開始彎曲並向雄人的臀部靠攏。國王再次觀察雄人與王欣然結合的地方,白濁的液體大量湧入玉門內,那是生命的種子奔向生命起源的聖地的萬裏長征。雄人突然抱著王欣然站了起來,而此時王欣然像八爪魚一樣把雙腿纏繞在雄人的臀部後面,她的雙臂也抱在雄人的脖頸後面,王欣然一邊啜著粗氣呻吟一邊用嘴唇親吻雄人的鎖骨部位,而雄人也一邊抱著她的臀部抽動一邊親吻她的額頭和臉,甚至相互嘴對嘴的親吻,而它們的胯下依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沒有分開彼此。

??“啊啊啊啊~啊~~~~哦啊~~~~!!”在高潮過後,王欣然大量的愛液如噴泉一樣大量的從交合的地方噴湧了出來。

? ? ......

? ? ......幾個星期後......? ?

? ?

? ? 王欣然膝蓋著地跪爬著被牧場上的牧民牽到一顆樹旁栓著,幾名飼養員們擡著開膣器打開王欣然的陰道,插進去後發現感覺有明顯的阻力,而且有幹涉感,飼養員把臉移到開膣器的一端並觀察王欣然陰道內的情況,結果發現陰道粘膜蒼白,無漢澤,子宮口偏向一側,呈閉鎖狀態,上面爲灰暗濃稠的粘液塞所封固,于是說道:“這頭母人懷孕了。要分娩的時候最好把她趕到湖裏去,在水中分娩比較容易。”

? ?? ?? ?? ???

? ?? ? …… 十個月後……

? ?? ?

? ?? ?

? ?? ? 牧場飼養員騎著四肢著地跪爬的王欣然拉扯著她長長的烏黑秀發當缰繩帶進湖泊裏去。接著飼養員從王欣然背上飛離了出去。王欣然如鯨魚一樣沈入湖面下傲遊,國王及其隨從駕駛著迷你的潛艇潛入湖底觀察著即將分娩的王欣然在湖面下傲遊的姿態。王欣然雙手合掌放于頭部前方,雙腿並攏像海豚尾部一樣遊動著,不知遊到何處,湖底下的王欣然張開雙腿,同時她的陰道也因裏面有什麽東西欲冒出來而張開了陰唇,接著一顆腦袋冒了出來,緊接著稚嫩的胳膊,接著小小的軀幹,接著是幼小無力的雙腿。一個幼小的新生命誕生了,他是個可愛的男嬰。稚嫩的幼嬰像海洋動物一樣在水裏傲遊,仿佛他不是陸生動物。接著從母親王欣然的玉門裏鑽出了兩名同樣活波可愛的女嬰。像幼鯨尾隨母鯨一樣,三名嬰兒尾隨著母親在湖中傲遊。其中一名男嬰嘴巴靠近了王欣然的奶頭,吮吸著王欣然的奶頭,奶水順著櫻紅的奶頭流入了嬰兒的口中,乳汁被吮吸的快感激發了王欣然母性的本能,她雙手抱住男嬰。遊向岸邊,與此同時兩名女嬰邊遊邊同時咬住王欣然的奶頭吮吸她的奶水。王欣然抱著男嬰遊上了岸,而後她把男嬰放下,身後的兩名女嬰也跟著遊上了岸。王欣然仰面躺著,女嬰朝媽媽王欣然的身上爬出,見孩子爬到自己身上王欣然來母性大發雙手抱起孩子並把它的嘴巴放到自己的乳頭上,讓它吮吸甜美的乳汁。與此同時另兩名嬰兒爬在王欣然兩旁等候著喂奶,飼養員們走過去測量了嬰兒們的全長,從頭到腳是30厘米。

? ?? ?? ?……此後兩個星期……

? ???在牧場上。王欣然四肢著地跪爬在地上,數名飛蟲人擠奶工按捏著王欣然的乳房把王欣然的奶水擠到奶桶裏。??

? ? ……又過了一年後……

? ? 國王決定要宰殺王欣然,並把她的肉瓜分給國民以及王公大臣食用。王欣然身上不同部位要分給不同等級階層的人分享。而國王看重了王欣然的雙腳,于是決定讓皇族中有戀足傾向的瓜分王欣然的雙腳,而國王也將在瓜分雙腳的皇族隊伍裏。

? ?王欣然被帶到一處相當于廚房的大型廣場上,該廣場有幾口大小不一的高溫水池,還有幾口巨大長有輪子的電能鍋。

? ???

? ?王欣然按飼養員要求乖乖的走進了專門用來爲她沐浴的水池中,並躺在清洗身體的水池裏。 接著負責清洗的具有消防滅火功能的工程車攜帶著幾隻機械手臂拿著刷子和水龍頭開了過來,那些機械手臂有的捏著王欣然的腳掌並用刷子刷洗她腳底的灰塵。 有的用機械手指撥開她的外陰,然後有穿防水膠 皮緊身衣和桶靴的小蟲人士兵拿著刷子和抹布仔細的搽刷對他們而言如門一樣大的陰道內外的每一個縫隙,堅持洗刷縫隙裏面可能存在的每一個汙垢,先是外陰後是內陰、先是大陰唇後是小陰唇,接著是陰核.....由于陰核在清洗過程中受到摩擦,歡愉的快感傳遍了大腦使得王欣然發出震耳欲聾的銷魂叫聲。那名士兵對王欣然巨大的陰部裏裏外外進行了細緻入微到無以複加 的檫洗,在擦洗的過程中王欣然不斷的發出叫春聲,大量的愛液宛如少女的眼淚不停的從王欣然的玉穴裏分泌了出來。 有兩名士兵分別在洗刷王欣然的兩隻乳房,而且邊揉邊檫洗, 一些工程車機器手臂分別在檫洗王欣然的兩隻玉手,以及臉部,並用梳子在整理她的長長的烏黑秀發。然後把她翻了個身檫洗她的背部...... 在場的一些市民也包括國王在內在觀看著機械手臂對王欣然巨大的玉體的檫洗過程,這具美麗的巨大胴體深深的誘惑著在場的士兵們和市民們的目光。不少士兵看得耳面赤紅。

? ? 不知多久清洗過程結束了,王欣然離開了給她沐浴的水池。

? ? 國王衛隊將打了藥的果子放到地上,王欣然撿起來吃進了嘴裏。王欣然吃了果子後突然感到身體癱瘓動彈不得,她癱倒在地上,但是意識還是清醒的。士兵駕駛一輛伐木車開到了王欣然雙腳的旁邊,接著隻見伐木車對準王欣然左腳的腳脖頸切了下去,劇烈的疼痛傳遍了大腦,震耳欲聾的撕心裂肺的慘叫從王欣然的嘴裏發了出來,王欣然的腳丫子因吃痛而本能的彎曲腳尖並攏了五根腳趾,不一會兒王欣然的左腳斷離了身體,大量的鮮血從腳脖頸和小腿的斷截面流了出來。接著王欣然的右腳也用同樣的方法給切了下來。一架飛靈國的小小直升機飛了過來,直升機用兩根繩索的鈎子鈎住王欣然兩隻大腳丫的腳底腳心,將它們提了起來,懸停在半空中。接著提著她的兩隻大蹄子飛到被藥物癱瘓到地上的王欣然面前,讓她看看自己的蹄子有多大,接著直升機吊著王欣然的兩隻大蹄子在飛靈國首都全城巡遊展出,飛靈國的居民紛紛靠近王欣然的這雙大肉蹄子,並打量著它們的每一寸肌膚和紋路,尤其是蹄子上的那根又大肉又多的大腳趾。有不少居民飛到王欣然的腳上並坐到大腳趾拍照留念,有的抱著它的腳背拍照。

? ?? ?王欣然的雙腳讓居民們留下了唾液,她的雙腳在首都展覽完了,于是被直升機帶回了原地。接著一輛帶有稱重功能的起重機開了過來,這輛起重機它的駕駛艙旁邊有一個機械手臂,它駕駛艙的前面位置有一個電子秤盤。飛蟲人將王欣然的大蹄子擡起來放到起重機的秤盤上,起重機的秤盤重重的往下沈,秤盤下面的電子讀數顯示爲32錠,而一個飛蟲人重量是一錠左右,一般的母人蹄子都重達27到29錠左右。看到王欣然的蹄子顯示的重量城內小小的居民們發出驚訝的歎聲:

“哇!好大的蹄子呀!肉一定夠吃了。”

“真重呀!不知道吃起來是啥味!”

“從沒見過這麽重的母人蹄!”

“母畜是我們喜愛的美味。而公畜惡心有毒,不可以吃,看到都要吐。”

顯然王欣然的蹄子的重量打破了曆史記錄。(錠是飛蟲人使用的重量單位)

? ? 皇家爲了吃王欣然的這雙蹄子,早已準備了人工建造的專門烹饪肉畜的皇家禦用高溫水池,水池下面安裝了電能發熱的裝置。水池上面安裝了一台烤肉架和一台塔吊。

? ???塔吊的兩根肉鈎子降了下來,接著在小小屠宰工的配合下用鈎子將王欣然的兩隻蹄子的鈎進了腳底腳心。

? ? 塔吊吊起王欣然的兩隻大肉蹄子,將其中一隻放到烤肉架的位置,烤肉架上站著幾名小小飛蟲人的廚師,廚師們將鈎子取下然後機械控制下的穿刺杆啓動開關將那隻王欣然的大腳丫腳底腳心刺入腳背穿出,廚師們在大腳丫上塗抹烤肉醬和辣椒、鹽、味精、蔥屑、花椒粉、胡椒面,而後離開烤肉架,烤肉架的噴火開關啓動,火焰熊熊燃起。

? ? 另一隻王欣然的大腳丫被鈎著腳心放進了水池裏,而水池裏放了鹽、味精、蔥屑、食用油、花椒粉、胡椒面。水池下面啓動了電熱開關,水池開始高溫加熱了。

? ? ……

? ? 與此同時,小小的飛蟲人們舉起電鋸和屠宰刀爬到已經失去雙腳的赤身裸體的王欣然身上,進行著切割工作:

? ?? ?

? ?? ?幾名飛靈國士兵拿著大刀切割王欣然的大腿根部, 他們意欲把王欣然那修長的雙腿卸下來,刀不斷的深入大腿的皮肉裏,刀進入大腿的肉越深,就越有更多動脈或靜脈被割斷,刀不斷的切入大腿內,大腿內一 層又一層的肌肉被切開,鑽心刺骨的疼痛刺激著王欣然發出撕裂耳膜的可怕的慘叫聲。直到最後花了很長的時間兩條修長的大腿終于離開了王欣然的軀幹。兩條斷腿分別被從膝蓋處切成兩節放在了4個巨大的帶有輪子的機械化巨大烤肉架上進行炙烤,然後烤肉架上的火焰開關啓動,熊熊的火焰猛烈的燃燒著。 有1名士兵把王欣然陰部周圍旋割了一圈,並把整個陰部連同陰核一切割了下來,然後投入一個裝了清水的鋼化玻璃瓶中並點火加溫燒水,此時在王欣然的原是陰部所在的位置已是血肉模糊。 此時王欣然依然在發出驚恐的尖叫聲。......幾名士兵爬到王欣然遺體的嬌軀上,然後用溫柔的力道愛撫並按摩著王欣然的那兩隻美麗而潔白的玉 峰。然後工程車持抽奶嘴的機械臂,用抽奶口含住王欣然的乳房,並試圖榨取王欣然那對乳房裏僅剩的少量乳汁,然而沒用,王欣然沒有奶水。士兵揉捏著王欣然 的乳房以使它保持峰丘的形狀,然後有士兵開始拿出 匕首分別在兩隻潔白的玉峰底下劃了一圈圓,以標明位置,然後工程車用兩隻機械手臂捏著王欣然兩隻分紅的乳頭輕輕往上扯以保持乳房的形狀,接著幾名飛蟲人廚師共同舉著一把特大特長的刀飛了過來,並在士兵的配合下把刀順著先前士兵用匕首劃的圓從乳房底部切下去,很快並將潔白的乳房 切離了王欣然的身體,接著另一隻白皙的乳房也以同樣的方式被切了下來。王欣然此時的叫聲已經嘶啞了。兩隻乳房被送到兩個巨大的蒸爐裏進行蒸煮。與此同時電鋸車走到王欣然的脖子旁邊,然後鋸向王欣然的脖子,隻聽“滋滋滋~~~”的聲音,王欣然的那顆美麗的頭顱離開的她的身子,驚恐的眼睛被小小的屠宰工給合上了,王欣然終于安詳的閉上眼睛離開了人世。電鋸車開始鋸切王欣然兩隻柔美而溫柔的白嫩的手掌,兩隻手掌被切下後就有十幾名穿緊身膠皮衣的士兵擡著兩隻手掌到一口巨鍋旁邊,然後把兩隻手弄成雙手合十的樣子並用繩子把兩隻手捆在一起然後投入巨鍋中開始燒水。 同時電锔車又分別卸下了王欣然的兩隻胳膊,那兩隻胳膊被投入了一口小型的高溫水池中,水池的水已經開始被暗藏在底下的電爐加熱了。這時數十名飛蟲人舉著大大的屠刀飛到王欣然殘餘的軀體上進行解剖,先打開了腹部把子宮擡了出來,然後 輕輕放在地上,接著把腹部內的其他髒器取了出來, 然後肚臍以上的部位被他打開,他把消化系統還有肝 髒等內部器官拿了出來,其中一個參與解剖的飛蟲人用匕首進一步切開子宮,並將卵巢給割了下來。接下來王欣然的子宮、卵巢和肝髒這兩個內部器官被拿去用水清洗,然後投入兩口大鍋中進行燒煮了。而其餘的內部器官被當作廢物找個車子送到廢物處理場火化了。王欣然軀體內部此時空空如也,接著王欣然剩下的軀幹最後被投入一口高溫水池中,而該水池底下的隱藏電爐開始進行高溫燒水。 至此肢解程序已經完成。 ……不知道過了多久,用餐時刻已經正式開始了。

? ? 王欣然被烹饪熟的七零八落的身體部件被送到了另一處專門用餐的大型美食廣場。她安詳閉上美目的斷頭被挂在廣場出的一座方尖碑頂部示衆。

國王帶著他的皇家小組走近了王欣然這隻煮熟了的巨大蹄子,這隻長度是國王身高三倍有餘的巨大斷腳是他要品嘗的目標,國王端詳著放在白色地毯上的這隻像藝術品一樣的精緻的巨大肉腳,那麽的細嫩、白晰、嬌美。就在王欣然生前還是美麗而可怕的巨大母畜,走幾步路都可能踩死幾個飛靈國內的小小居民,現在她的雙腳卻成了小小的飛靈國的軍民們瓜分的盤中餐了,真是世道無常。以國王爲代表的皇家小組開飯了,他們開始拿著匕首刮割煮熟了的王欣然腳掌上的肉,他們有的抓著一塊肉割下來就放入嘴裏嚼然後入胃,而有的幹脆連匕首都不用直接抓著腳掌的邊緣的一塊肉就咬,清香味美的口感傳遍了他們的整個口腔,在這樣的感的刺激下他他們如餓虎一樣瘋狂的啃咬第二口第三口。一些意猶未盡的皇族食客跳到了王欣然的腳背上割下一些肉放入嘴裏靜靜有味的咀嚼著。國王跪下膝蓋雙手抓摳腳掌心的某兩處,然後張開大口咬向那隻腳的腳掌心,如獅子一樣撕下了一大塊肉,並咀嚼的嚼進嘴裏,入了口腔後,腳心的肉很柔軟,並且它有一種淡淡的鹹味,嘗起來像一種質地很好的小牛肉。柔軟得足以在你的嘴裏融化。國王的舌頭和鼻子嘗到了一陣誘人的清香,同時也有陣陣撲鼻的清香席卷者其他人的嗅覺。 接著國王因受味覺的刺激,又動刀去刮割王欣然腳掌前端左邊和右邊的微凸部分,並且將它們放進嘴裏咀嚼。此時他肚子有些飽了,但他還想繼續吃,于是他把目光對準了腳後跟,與此同時在王欣然腳後跟那個位置,有兩名皇子爬到腳後跟上,開始在她柔軟的足跟肉上下刀並咬下去。粉紅色的足跟皮膚很有嚼頭,國王上前割開表皮開始吃裏面柔軟的肉。緩慢地國王又開始剔割並咬下腳跟上的硬皮肉並且咀嚼咽下,那塊被他刮下來的硬肉就有他手掌的兩倍大。當他把那塊硬肉吃完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肚子脹得不能再脹了,他開始自言自語道:“這下完了。我還想吃這頭母畜乳房上和大腿上的肉呀!不過乳房上的肉已經安排給沃爾特公爵一家人品嘗了,我還去爭奪啥。” 就在他說話間他看到自己一位弟弟也在腳後跟割肉于是說:“子蕭,我還想吃那母畜乳房和大腿上的肉,能否幫我把那些各切一兩塊下來,讓我帶寢室裏去吃?”弟弟子蕭割了塊腳後跟的肉放嘴裏咀嚼後便點了下頭。 緊接著國王揮劍斬下王欣然的大腳趾,細心的用劍剔掉趾甲,然後抱起大腳趾。咀嚼著,大腳趾的肉非常多非常飽滿,汁液流入國王的嘴裏。國王在嘴裏細細地品味,享受這奇妙的味道。腳趾的肉在牙齒上像牛肉一樣厚實。國王慢慢地咽進肚裏。王欣然的大嫩蹄嘗起來象它的外表一樣美。精緻的秀足象王欣然本人一樣溫柔地任包括國王在內的皇族們品味。不一會兒國王舔著嘴唇帶著美味的表情離開了現場回到了寢室。

王欣然被煮熟了的那隻腳上的肉繼續被皇家小組刮割或啃食著,他們有的刮啃腳背,有的啃嚼踝骨周圍,有的啃吃腳底,吃到後面已有人開始啃吃腳趾上的肉了。清香味美的口感刺激著皇族們的食欲,他們瘋狂的啃咬著這隻腳掌,這隻腳掌被啃了一段時間以後,終于被皇家小組的成員帶著美味的表情啃得隻剩下骨頭了,可就算是骨頭也留了不少牙印。

......

? ? 與此同時皇家第二小組,來到了王欣然烤熟了的那隻大腳丫周圍。穿刺杆已經離開了王欣然的那隻腳掌,皇家第二組留著唾液興奮的用匕首刮割烤腳掌上的每一塊肉,他們在啃食的時候個個都帶著美味的表情,他們有的啃咬著腳後跟,有的品嘗著腳背,有的啃咬著腳心,有的啃咬著腳底前端,最後是腳趾和踝骨周圍的肉被他們給吃的幹幹淨淨,很快這隻烤熟了的腳掌也被他們吃得隻剩下骨頭了。

? ? 兩條分別斷爲兩節的腿已經烤熟了,王欣然的腿是分給國家的士兵們享用的。士兵們拿起匕首舔著嘴唇沖上前刮割那兩條已經被斷爲兩節的腿上的肉, 他們每抓著一塊肉就割下來往嘴裏送,在吃的過程中他們的表情是吃了美味的樣子。嘴裏帶著笑容。經管香辣酥麻的口感刺激著 他們急進拼命的吃,直到幾乎個個都把肚子吃脹了,也沒把那兩條腿上的肉吃完,那兩條巨大的腿,其中一條腿的小腿部分的肉被全部吃光並露出了小腿的整 條骨頭,其大腿上也有許多肉被割下來吃掉了。 另一條大腿部分有不少地方露出了骨頭,而大腿上已經 出現了千窗百孔的挖痕,但小腿上有被吃過的痕迹並不多。

? ?

? ? ......科技部長爲首的匠人小組走到了煮熟了的王欣然的玉門面前。他們嘴流唾液的開始用匕首切割那巨大的陰部,並把那陰部上的肉一塊塊的切下來放入嘴裏吃,其中有一個人冒著隔熱手套被 其他人的匕首割破的危險硬是把王欣然陰部的陰核給割了下來,而有的人看到他拿到陰核後,就要求 把陰核讓給自己,但是拿到陰核的人搖了搖頭,而後把那巨大的陰核幾口咬下吃進了肚子裏,並帶著清香味美的表情,王欣然的陰部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吃完了。王欣然的子宮與卵巢,他們認爲那是極加的補品,可以滋陰補陽,有壯陽之功效,于是就開始帶著 唾液切割啃食子宮,其中有兩個人幸運的那到了王欣然的兩個卵巢,並更加賣力的啃咬起來,當卵巢被吃完了以後,這兩個人就出現了嘗過人間極品的表情。 剩下的少數人毫不客氣的啃咬王欣然的子宮。 子宮很快被吃完了,其中有不少人肚子脹得路都走不動了。

? ? ……

? ? 沃爾特公爵一家,來到兩個巨大的蒸爐前,蒸爐的火滅了,然後看到兩隻乳房被放在兩個镂空的鐵盤子上,然後十幾名廚師擡著鐵盤子輕輕的放在他們的面前,過了20分鍾,沃爾特一家的食客們穿著防熱靴子踩到鐵盤子上,然後用匕首像刮割饅頭那樣刮割那兩隻巨大的玉峰。一些沃爾特的家人喊道“有一對白嫩的大包子大家快趁熱吃吧。”玉峰裏面的什麽乳腺呀,汁液呀,很快都在匕首的切割下冒了出來,一些人貪婪的吮吸著那些冒出來的甜美的乳腺和汁液,那些人個個都在啃了肉之後出現了美味的表情,這時國王的兄弟子蕭沖入人群中 以敏捷的速度將其中一個乳房的乳頭連帶著乳暈給切了下來後楊長而去。“別跑,把肉畜的奶頭還給我們!!國王不是說好的,乳房留給我們一家嗎?怎麽國王一家出爾反爾?”沃爾特一家的人員試圖制止,但是沒有把他給攔住。 很快沃爾特的長子把另一隻乳房的乳頭給割了下來,並津津有味的拿入嘴裏咀嚼著吃掉,然後帶著滿意的表情說道:“真甜呀!太甜美了!” 沒有花多少時間這兩個本屬于王欣然的玉峰被幹幹淨淨的吃掉了,那怕一粒渣都不剩,沃爾特一家人表情上寫滿了美味與飽滿。吃完這兩隻乳房的人有90%都已經把肚子吃脹得走不動了。

? ?? ?......

? ? 選擇吃王欣然溫柔的手掌的人是貴族婦人,廚師把合掌的雙手擡到了貴婦人們面前並把繩子解開,貴婦人們帶著熱情拿匕首刮割這雙手掌上的肉來吃,她們羨慕王欣然的雙手光滑柔美,王欣然的雙手漸漸的肉越來越少了。接著有一部分貴婦人開始吃王欣然的胳膊了,瓜分王欣然胳膊的貴婦人在王欣然的手臂上看到了溫柔的美感,這使她們更加斯文的剔割和啃咬王欣然的胳膊,她們希望吸收王欣然的營養讓自己也能獲得王欣然陰柔的美感。

? ? ......

? ? 吃空空如也的王欣然軀幹的是一群平民百姓。他們朝王欣然的軀幹沖過去拿著匕首切割軀幹上的肉來吃,有的人分到了王欣然的排骨——被鋸子切斷了的肋骨。在清香味美的誘惑下他們瘋狂賣力的刮割和啃咬,不知吃了多久,軀幹上的骨架露出得越來越多了,肉越來越少了。 當宴會宣布結束的時候,軀幹上剩下的肉被全部剔割了下來打包分給平民留到下一頓去吃了。

? ? ......

? ? 不知過了多久宴會結束了。王欣然的頭顱和蹄子的骨架被一起吊在了方尖碑頂部向全城示衆幾小時。之後頭顱和腳骨被拿了下來。

? ???王欣然的腳掌骨頭被工匠給國王做成了玉玺和骨笛。其中腳後跟的骨頭被做成了各種栩栩如生的骨雕,有飛鳥,有反應飛靈國曆史發展的浮雕筆畫,有凳子和椅子,還有床架。王欣然的腳趾甲被做成了刀片和匕首。王欣然的頭被進行塑化處理進行保存。

? ? 王欣然身體其它部位的骨頭被王工貴族分走,有的做成了壁畫和詩碑,有的做成了生活用品,有的被做成了動植物骨雕,有的被做成了房屋骨架。

? ???分吃王欣然的宴會總算圓滿完成,而王欣然的三個子女則被飼養員飼養著,男嬰養大後作爲種馬傳宗接代傳播王欣然的大腳基因,女嬰養大後作爲産奶和産崽的種畜,在産崽之後被作爲食物宰殺。